当前位置:首页  »  清纯唯美  »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

第三十一章  是的,马上要开学了,教育局这边一直没动静。我也没心思打听,因为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但是有一天,我的一个哥们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我们学校有一个老师已经敲定进教育局了,你呢?  我坦言:没什么消息。  他说:你比他有才多了,你怎么不去跑跑关系?听说那个老师请人吃了好几顿饭了。  我说:一方面没关系,另一方面,我本来不擅长这个,你是晓得的撒。  他说:我昨天去报表,听一个女副局长说了你,说很欣赏你呢!你去试试嘛。  我谢了他,回到家就想,既然都欣赏我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我如实地跟静说了这个事情。  静就笑了。你真是个榆木脑袋,他们就等你表示表示了撒!  静说:你别管,我跟你安排。教育局政工股那个股长是我表姐夫的表姐夫。  没过几天,静就告诉我:我先和那股长联系上了。我在咱表姐夫那里要了他的电话,跟他发了短信。开始的时候貌似很忙很骄横的样子。我才不管,径直给他去了电话,约他出来喝茶,他一听我声音,全没了架子。出来喝了一回茶,他妈的不是啥好东西,那么大年纪了,一看眼镜后头那双眼睛,就是一个色鬼!  我忙问:没对你怎么样吧?  静说:怎么可能呢?听说他喜欢打麻将。我就喊了几个姐妹过来,茶喝完了就陪他玩了会麻将。故意输给他一千多块。最后把你的事情跟他说了,他说还要研究研究。  我说:晕了,怎么还要研究啊?一个管政工的领导应该可以定下来了吧?  静说:我打听了,其实这次借调的事情,就是他在管。他那么说,其实就是想要得到更多。刚才他打电话了,说要面试面试你,地点就在三味茶酒楼。我打听了,那个茶酒楼就是他老婆开的。时间就定在今天晚上。  三味,三味!这世间的事情,真要懂得这其中的三味,看来还是要经历点事情才行,如我辈只知道埋头教书的人,就只能在社会的底层挣扎了。  静于是要我做好准备,最好和校长一起来,场面上的事情,有他们在也好说话些。大概要到点了,静说已经在茶酒楼里等着了,叫我赶快进城。我在亲家那里借了几千块钱,就和校长以及两个主任径直奔三味茶酒楼而去。  静在三味茶酒楼外迎着我们,她今天穿一件洁白的长裙,略施了一点淡妆。  看着很淡雅又不失庄重。她把我们学校的几位领导安排去斗地主,然后把我拉到一旁,塞给我一个红包,说到时候把红包给那位股长就行。其他的话就别多说,见她的眼色行事。  我问红包里有多少?静说三千。加上晚上喝酒吃饭唱歌,一共也许要花个六七千吧。我就说有点多了。静说,怎么会多呢,现在办点事情,不花钱能成么?  大概在6点的样子,股长来了,一个五十上下,带一副宽边眼镜的男人,满脸堆笑和我握手。他说:你就是光老师啊,听静说了,哎呀,我和她可是亲戚呢!  我反倒不好意思了,就说:我和她是关系很好的老同学,我这次的事情麻烦领导了!  他说:我把名单报上去了,局长很欣赏你呢,你那一手好字,还有好文采!  我们局里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我把他引到一个无人的包间,然后把红包给他,他假意推辞了一回就收了,关系一下就近了,他暧昧地看着我笑:你好福气啊!静对你这个事情太上心了。  我笑笑说:她是个热心人。  晚宴的时候,因为我们学校的校长主任们和股长很熟,所以整个宴会显得气氛很好。我私底下很佩服静想得周到。静又打电话叫上几个很漂亮而且善饮的姐妹过来扎场子,气氛更加热闹,股长明显是海量,觥筹交错中面不改色。我看到静和她的姐妹们试图把股长灌醉,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倒。我过意不去,就暗示静,少喝点。静把我拉到一旁,说,不让那股长喝好,你就没戏,懂么?  股长终于被我们齐力灌醉了,当然免了后面的唱歌节目。看着静踉跄的脚步,我心里百感交集。送走了股长和其他人,静已经瘫坐在沙发上,这时候前台的小姐来算帐,静强撑着起来结帐,一算三千多——真她妈坑爹。  我再一次跨入了静的卧室。还是那么温馨的场景,还是烂醉如泥的静,但是对于我而言,却是如此的陌生。虽然里面夹杂着许多感动,但是我已经没有了身体上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