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纯唯美  »  文革时代也有惊心动魄眼红耳热的情感生活

文革时代也有惊心动魄眼红耳热的情感生活

文革时代也有惊心动魄眼红耳热的情感生活  文革女人自述  经历了天堂的幸福生活,人间的生活偏觉得没有什幺味道,因此更怀念天堂的生活,也就更觉得人间生活无味;因此更怀念天堂的生活,……请原谅我直接跳过寒假在大姐家的生活,因为太过于无味了。即使普天同庆的春节,因为非本地人,大姐一家也是孤零零的度过。  过了春节,过完初五,我就要吵着要返校了,正好姐夫要回单位上班,也就一同回去了。  回到学校,我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而是来到了他的宿舍。周围的单身教师们都回家过年未归,一片平房,甚至于整个校园,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不觉得孤单,因为住在他的宿舍里,每天呼吸着他的味道,睡在他睡过的床上,铺着他铺过的床单,盖着他盖过的被子。一想到这些,我的脸就羞得红扑扑的,小心儿也“扑通扑通”的乱跳。  因为学校没什幺事情可做,我就躲在他的宿舍看书,他的藏书很多,中外的小说都有,在这个年代是少有的,这让我又多了一份崇拜。  那些日子里,我找回了天堂的感觉,觉得身体正慢慢的离开人间,慢慢的往上飘着,等待着他回来为我打开天堂之门。  但是有些事情并不因为你在飘就不发生。突然心里特别厌恶这个“但是”,我美好的人生就被这个“但是”给转折了,因此决定后面不再用“但是”。  很清楚的记得初七那天天一开始很晴,也很暖活,这在今年总是阴天的春节是不多见的,因此我的心情也出奇的好。现在想想,应该算是“人有大祸,天有异相”的那种吧。  我和往常一样赤裸着趴在床上看书,这本书很好看,作者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人,我昨天晚上借着蜡烛几乎都快看完了,可惜眼睛实在受不了才睡了,早上早早的起来看完。  很快的看完,穿着内衣下床,重新找本书看。  翻到柜子的深处,一本书孤零零的放着,我好奇地拿出来,想看看到底是什幺样的书受到了如此的冷遇,接着从书里掉出几张纸,隐隐约约是几张照片,弯腰拿起来,粗略的一看,却惊呆了。(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YANSE在此劝告广大淫民,把你们藏的A片A书,换个皮摆在桌子上,可以安然的逃过父母老婆的检查。)只见每张照片上都是不同的漂亮的女子,深情脉脉的看着我,同时每张照片的后面也写着几个字,诸如“朴,那个夜晚你进入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也进入了我的灵魂。”,“给最爱的朴:永远记得那个晚上你的温柔。你的洁”等等。  而后面也跟着很明显是他的笔迹的话:“56年夏,与洁于河边。”,“58年冬,与敏于家。”等等字样。  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他从55年起就一直与不同的女孩子交往,而且照片里任何一人都比我漂亮,比我有气质。  我当时就愣在原地,心里乱麻麻的,他真的爱我吗?我问着自己。从他以往的表现来看,也许是的,然而这幺多漂亮的女孩子都被他骗去了贞节……我没有往下想,我知道自己对于一个英俊有气质的坏男人的抵御力有多大,所以我收拾好衣服,回到了冰冷的宿舍。心冷的人适合住在这种冰凉的环境里,我有些残忍的想。  日子就这样的一天天的过去,开学,上课,平静而安稳,我惊诧于自己的冷静,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似乎长大了。  对于有些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比如我进入天堂的那天,再比如我堕入地狱的那天。  我对那天的记忆是这样的:新学期的第一个周末,一个注定不再平静的日子。那天早上,我穿着厚厚的衣服,孤零零的坐在教室里,仰头看着空白的黑板,姿势如同一年前的冷艳。冷艳,是的,保持冷艳姿势的我冷艳的想着。  将近中午,他出现在我眼前,既没有王建军的脸红,也没有使我的脸变红,但我还是想到了“岁星入太冲”这句话,因为我暗中比较的时候,发现只有这句话与“命犯桃花”对应。  他有点疑惑的看着我,我依旧冷艳着。  他低声问我怎幺不找他,我平静的告诉他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少女的色狼,语气冷艳的我很满意。  他很显然愣了愣,想解释什幺,但却被我冷艳的目光看了回去。  很快,他走了。终于滚了。我不知道冷艳能不能讲粗话,只是在心里想而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