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黄色笑话  »  【罪物语之黑仪蟹篇】

【罪物语之黑仪蟹篇】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所绑架、监禁,而其中的大多数都是源于自家妹妹们的「小小」恶作剧,也许春假的那段时候到至今也能够算做是监禁吧,虽然没有物质上的阻碍,但是自己的确已经被牢牢的「绑缚」在那个美丽的吸血鬼的身侧。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是进入暑假之后大约十天左右发生的事情,七月二十九日,不也许是三十日,三十一,甚至已经进入了想要无限轮回的八月也说不定。

  之所以无法确认具体的时间,那是因为双手被金属的手铐用背剪式的手法绑在了某根看不见全貌的粗实铁柱之上。

  所以没办法去观看手表上的时间和日期,同样也无法取出口袋里的手机进行呼救。

  不过即使如此,我并不是完全无法去推测时间————窗外黑漆漆的,所以至少能够确认现在一定是夜晚。

  只不过虽然实质上能够命名为窗户,却只有简陋的窗框而没有安装主要的玻璃,简直就是十足的烂尾工程。

  事实也是如此,这里只不过是一所被废弃的私立学校。

  所以就算现在是盛夏时分,这个地方也有点过于开放了,完全不能够成为一个进行绑架的好地方,而我的脚也没有被固定,稍稍努力一些就可以站起来,但是做这种事情似乎没什么意义,失去了吸血鬼力量的我是无法挣脱金属制造的手铐的,所以我就这么坐在了冰冷的地上,还舒服的伸直了双腿。

  原来忍野和忍一直就住在这种地方啊。

  我悠闲思考着这种无所谓的事情,直到门被打开,一束耀眼的亮光从手电里照上了我的脸。

  「战场原」

  虽然因为光照太过强烈,无法仔细辨认眼前的人的脸孔,不过毫无疑问,她是我认识的女孩。

  「哎呀,阿良良木,醒了吗?」

  战场原黑仪,我的同班同学,我的恋人,情侣,正在交往的对象,她————一如往常的以不带笑意的冷酷语气,面无表情如此说着。

  「太好了——还以为你会死掉,我担心死了。」才怪,看起来你一点都不担心,而且居然还在舒舒服服的洗澡,这个断水断电的废弃私塾,居然还能够提供热水洗澡,请容我全力的表示疑惑?

  「你出浴的样子的确很诱人,但是也不用打晕了把我绑起来吧,我可不是凶猛的野兽哦。」

  不不不,现在的我马上就要化作出笼的猛兽,毕竟眼前的美少女只是挂了条浴巾就在我面前乱晃。

  虽然比起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要好得多了,不过那块浴巾显然还是太小了,真是搞不懂她在干什么。

  「……」

  面对着我无言以对,又「欲火焚身」的苦恼表情,战场原大跨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全然不顾那块基本就是草草包上的浴巾就快要脱落了下来。

  胸部前的点,都快要看见了咯。

  我无奈的在心中吐槽着,不过自然不会去出言提醒。

  她的脚步毫无迷惘,代表着对自己的行动不抱持任何疑问,战场原黑仪——就是这样一个遇到任何事情都用嚣张的态度去应对而令人无奈的人。

  「好亮,你能把手电移开么。」

  「当然可以,可怜的阿良良木君,后脑勺还疼吗?」战场原把手电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凑到了近处如此的询问着。

  「果然,你就是犯人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怒吼道,虽然实际上自己早就猜到了。

  从监禁地点补习班废墟上就明显可以看出,完完全全的战场原风格呢。

  「把手铐解开。」

  「不要。」

  超速回答,简直是超SPEED ANSWER,连一丁点的犹豫都没有。

  果然不愧是战场原黑仪,超我行我素呢。

  「我呢,趁着阿良良木昏迷的时间段,稍稍的调查了下阿良良木的爱好,捆绑,滴蜡,还有灌肠,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重口的趣味。变态、啊、不对,应该说这才是正常吧,像阿良良木这样的人渣。」

  「这是稍稍么,连这种古旧货色你都翻出来了!!」虽然我的女友认同了我的趣味我感到很高兴,但是为什么会突然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我秘藏多年的宝贝啊,既火怜酱月火酱之后又有了新的知情者了么。

  「听说拥有奇怪性癖的男人都是喜欢被女人虐待的变态呢,那么阿良良木君一定也是这样。」